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杨老师的新婚
杨老师的新婚

杨老师的新婚

春光明媚,太阳热情洋溢地咧着笑脸。路旁的小草,羞羞地展示着诱人的新绿。或许是天遂人愿,今天天气真的很好。吉祥地日子,天气总会很好。

  肖石锁好车,向校门走去。一位老大爷从收发室探出头:“同志,你找谁?”

  “我找杨洛,杨老师。”

  “你是她什么人?”

  “我是……我是她老公!”

  “哦,俩口子呀,进去吧。”

  “谢谢大爷!”

  阳光下,肖石走入,步履轻松,酬躇满志。收发室老大爷坐回位置,继续看报纸。忽然,他似想起了什么,又探出头道:“喂,同志,小杨还没结婚呢,哪来的老公,你到底是谁?”

  “我们这就去结婚!”肖石回头招了下手。

  “现在的年轻人,真是的!”老大爷嘟囔一句,摇着头缩回。

  因为是上课时间,操场上静悄悄的,只有风不时从树枝间吹过。肖石走向楼门,一阵朗朗的读书声吸引了他的注意。他转头望去,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倩影无远远地映入眼帘。不远处,一楼的一间教室,杨老师正带领着学生们读课文。

  肖石微笑着走了过去,在花坛外站定。杨洛还还没注意,几个好动地学生发现了他,包括陈小雷那臭小子。

  “杨老师!”陈小雷叫了一声,向窗外一指。

  杨洛转头,心内泛起一丝酸酸的感动,爱人正在窗外的阳光中向她微笑。她千辛万苦地确立了自己的幸福,可随之却是整整两天两夜的分别。她很想给爱人打个电话,但放弃了,她知道爱人一定有很重要的事。她是女人,给男人驰骋的自由和空间是她的责任。

  爱人这个时来,她很诧异,打开窗子轻声道:“有急事?”

  “你先上课,我等你。”肖石展露了一个比阳光还灿烂的笑容。

  “那好……哎,你们,快都回去!”只一瞬间,窗边就挤满了好奇的小脑袋,我们地杨老师红脸训斥着。

  肖石笑笑摇头,坐在花坛边。

  课堂恢复了秩序,可望着爱人窗外的身影,杨老师这课就上得有点儿心不在焉了。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铃响,杨洛急急地冲了出来,比学生们跑得还快。

  “肖石,什么事?”杨洛抑制着心内的兴奋。仰头看着他,美丽的眼圈微有些发黑。显然,爱人不在的两天,她休息得不太好。

  肖石望着她的脸。心内涌起一阵楚怜。“还有课吗?”

  “下午还有一节,怎么了?”

  肖石不答,又问:“带身份证了吗?”

  “带了,到底什么事?”

  肖石微微弯身,凑到她面前:“登记,你去不去?”

  “现在?”这大好事,杨洛还没反应过来。

  “你不想?”肖石反问了一句,故意将脸一板,“不去拉倒。不过我提醒你,过这村可没这店了!”

  杨洛喜泪狂涌而出,猛地推了他一把:“你……你讨厌啊!”言罢眼泪也不擦,转身就向楼内跑去。

  望着女孩儿地背影,肖石欣慰不已。原来杨洛幸福,他自己也会喜悦。杨洛一路狂奔,上二楼刚拐个变,就同人撞了个满怀!

  “哎哟,小杨。你这干嘛呢,急冲冲的!”见女孩儿一脸泪水,孙校长忙又问,“小杨,谁欺负你了?怎么哭成这样?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是!”杨洛擦了一把泪,揪住上司地衣袖,“校长,我想请一天假?”

  “请假没问题,到底怎么啦?”孙校长心想,这丫头挺不容易的。可别是家里谁去了!

  “校长,我要去登记!”

  孙校长一愣,随即笑道,“这不好事儿吗,哭什么!”

  “谢谢校长!”杨洛转身跑了两步,又回身道。“校长,那我下午地课……”

  “哎呀。你去吧,课我让辛冰给你代!”

  杨洛跑开了,孙校长笑着摇了摇头,又喊了一句:“别跑摔了!”

  女孩儿取过手提包,二人上车。杨洛泪痕尚未干,一头扎进了爱人怀里。这一次,肖石没有矜持,大方地拥住了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孩儿,低头吻了上去。

  杨洛搂上爱人脖子,迫不及待地送出了自己的香舌,二人在车中激吻。肖石没了顾忌,魔手习惯性地探向女孩儿胸部。

  “唔!”杨洛脸一红,本能地想挣扎。

  “别动!”肖石一把拥紧,小声道,“小洛,登了记我们就是夫妻了,一会儿回家还得洞房呢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!”

  杨洛俏脸红得更甚,眼睛睁得老大,机械地点了下头。

  “记住不许乱动喽!”肖石又提醒了一句,见左右无人,将女孩儿衬衫上边的钮扣解开,低头啃了上去。

  “唔!老公,你好坏”杨洛的乳房尚未被人问津,一声娇嗔,局促不安地接受了爱人的的亵渎。(常妹碰过,那个不算。)肖石啃了一会儿,车子开走,奔登记处而去。

  车子走远了,收发室的老大爷戴着个老花镜,第三次从窗口探出了头:“唉,现在的年轻人,真是地!”这老家伙为老不尊,刚刚一直在紧张地偷看。

  现在的结婚登记非常人性化,不用介绍信,婚检也取消了,手续一会儿就办完了。看着红红的结婚证书,杨洛欣喜至极,激动至极,又哭了好一场。

  肖石感慨不已,这个情景,和肖凌当年看户口本何其相似!

  进了家门,午饭也不吃,肖石就猴急猴急地把女孩儿扔上床。初夜,是女人一生幸福的开始,肖石极尽温柔,一层层剥去女孩儿的衣服。

  杨洛羞涩不堪,脸都红到脖子了,死别着头,紧闲着眼,紧张而不安地等待着激动人心一刻的来临。

  女孩儿嫚妙结实的身体呈现,肖石在轻轻一吻,随即向下,吻上女孩儿圆滚饱满的胸部,同时分了分她双腿,抚上女孩儿湿滑的女性隐秘处。

  “唔,嗯……嗯……”杨洛死咬着嘴唇,不停地拧动着身体,强忍着体内地多处快感。

  时候差不多了,肖石起身,除下自己的衣服。杨洛悄悄地睁开眼,向爱人的胯下望去。那巨物昂首挺立,青筋暴起。怒脉膨胀。她吓了一跳,忙又闭上眼睛。

  肖石笑道:“怕什么,我们第一次见面……你不就看了个饱!”

  “你胡说!人家……人家根本没看清!”想到昔日曾为这东西脸红心跳,杨洛窘得不行。

  肖石躺到女孩儿身边拥住。嘿嘿一笑道:“没看清现在看,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,你有这个权力了!”

  杨洛犹豫了一下,慢慢坐起身,竟真的去看了。肖石目瞪口呆,他就随便一说。

  杨洛跪在床上,歪着头,左看右看了好一会儿,终于鼓足勇气碰了一下。但又触电般缩回。肖石笑笑道:“没关系,摸吧,随便摸!”

  杨洛红着一张大花脸,嗔了爱人一眼,慢慢伸出纤手握住,充分感受着那份火热与力度。肖石调整了下躺姿,任凭女孩儿观察。杨洛细细地看着,还不时撸动一下。

  “老公,你的好大?”杨洛回过头。很认真地对他说。

  “嗯,大是好事儿。”这话听得肖石这个舒服。

  “那……人家会不会很疼啊?”杨洛望着她,眼中的忧虑很真实。

  “就疼一会儿,以后你就会非常舒服!”

  “哦。”杨洛应了一声,心头泛起无限欢喜。以往小女人大呼小叫,让她多次彻夜难眠,现在,她也可以享受这份快乐了。

  杨洛正蹶在床上,圆滚滚地屁股正对着他,还有两腿间的大片黑森林。“果然浓密!”肖石咽了咽口水。咂舌不已。

  杨洛的确不是一般的多,不仅下腹,股间,连屁股沟里都长满了。那浓浓地野性之美,还有草丛中垂涎欲滴地晶莹露珠,极大地刺激着男人的征服欲。

  肖石舔着嘴唇。不自觉地凑了过去。“会不会很扎嘴呢?”他慢慢亲向新妻的小妹妹,心里这样想。

  “喜欢就好。扎就扎吧!”肖石两手一扒,就吻了上去。

  “啊!”杨洛正在观察把玩中,全无防备,身体不自觉地俯下。“老公,那里……”她想说那里脏,不可以,可下体传来的感觉实在太美,她说不出了。

  肖石把着女孩儿的屁股,扬着头,又是吸吮,又是舐舔,呼哧呼哧;杨洛头枕着爱人的大腿,口干舌燥,张开小嘴就含住了爱人地蛋蛋,同时加快了手部的撸动速度。

  该来真格地了,肖石起身,把女孩儿放平躺下。杨洛紧绷着脸,岔开双腿,准备迎接爱人地进入,奉献自己的第一次。

  肖石俯下身,在女孩儿唇上轻轻一吻:“小洛,我要进去了!”

  “嗯。”杨洛凝眉应承,细若蚊蝇。

  肖石进入。杨洛紧咬下唇,一声闷哼。肖石停住,问道:“疼不疼?”

  “还行,就一下,现在……不怎么疼了。”说着话,女孩儿紧锁的双眉竟舒展开了。

  肖石试探着,又动了一下。

  杨洛“啊”一叫。这是一声明显的呻吟,不是因为痛苦。

  肖石一怔,再入,竟然到底了!他还剩四分之一在外面呢!

  “哇!我运气真好!”这小子乐了。

  一般来说,女孩子初夜都会有不同程度的痛楚,但极少数痛楚感很小,这是生理结构决定的。这类女孩子膜口往往比较大,腔道比较短。膜口大不少见,腔道短则是万里挑一的极品,因为高潮会来的非常容易。或许我们的主角真是幸运儿,小杨老师就是这一类。

  肖石再无顾忌,开始全力冲刺。

  杨洛欲仙欲死,死死地咬着嘴唇,搂在爱人背后地手,都快抓出血了,但就是不叫,只在口鼻中发出“唔唔嗯嗯”的声音。

  肖石停住,苦笑道:“小洛,该叫就叫,这很正常,你这么挠谁受得了!”

  杨洛扬着已经失神的眼睛,喘息着点了个头。

  肖石继续,大起大落;杨洛放开性情,生涩地配合着爱人的奸淫,淫荡的叫床声在室内回荡。真好听!

  一对小夫妻在肉欲狂澜中渐入佳境,完美地结合了。正是:滚滚春闺情似水,温柔沉醉英雄。巫山云雨转头空。青山依旧在,几处映洛红。芙蓉帐里良宵短,惯看秋月春风。人生得意须尽欢。古今多少事,都在床第中。


................